• <em id="wv04x"><acronym id="wv04x"><input id="wv04x"></input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<tbody id="wv04x"></tbody>

        <li id="wv04x"><object id="wv04x"></object></li>
      1. 加载中…
        个人资料
        阿兹猫
        阿兹猫
        • 博客等级:
        • 博客积分:0
        • 博客访问:24,208,626
        • 关注人气:102,470
      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    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      • 荣誉徽章:
        相关博文
        推荐博文
        正文 字体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2);return false;">大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(2019-12-27 10:30:30)
        标签:

        旅行

        摄影

        野生动物

        阿兹猫

        分类: 阿兹猫玩摄影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   2019年,我依旧不知疲倦地行走在人迹罕至的隐秘世界。就像我一直以来强调的,摄影从来都不是我旅行的目的,它只是一个衍生品,一个用镜头来定格瞬间,记录现场的工具。当我回顾过去的一年,闭上眼睛,那些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画面跳了出来,便是下面这十副作品。拍摄对象无一例外都是这个星球上的珍稀物种,大多数濒临灭绝,图片展示了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代表动物。生态摄影的价值不是唯美的画面,而是应该留下思考与回味。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        (2019年3月于罗斯海拍摄帝企鹅)


        1 风雨中的王企鹅(大洋洲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        时间:2019年2月
        地点:澳大利亚.麦夸里岛
        器材:Canon 5D Mark IV EF24-70mm f2.8L II (F8,ISO200,1/1250)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
        企鹅恐怕是我拍的最多的鸟类,越来越难拍。当我决定第十次前往南极的时候,从未想过,我会在南大洋一个孤独荒凉的海岛上,遇见如此极致的极地风景。麦夸里岛,澳大利亚最南端的属地,位于南纬54度的浩瀚大洋上,阴冷潮湿,终年忍受着来自“怒吼的50度”西风的虐袭。短短两个小时里,风云变幻,一阵雨一阵晴,光线瞬息变化。眼见风浪越来越大,天际边大雨倾盆,岸边的王企鹅却泰然自若,能够在麦夸里岛生存的野生动物,都有着极强的适应能力?;嬗幸恢址缬杲恋慕粽牌?,亚南极恶劣的气候条件与淡定的王企鹅形成对比,动静分明。


        2 冰上的帝企鹅(南极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时间:2019年3月
        地点:东南极罗斯海
        器材:Canon 5D Mark IV EF 100-400mm f/4.5-5.6L IS II USM
        (F5.6,ISO200,1/1600)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        和上一张的戏剧性氛围正好相反,这张图片展示了一个静态的“寂寞”的南极。当邮轮深入南纬77.5度的罗斯海时,世界越来越安静,只有极少数物种可以栖息在如此高纬度的寒冷地区,比如帝企鹅。这时距离它们返回冰面繁殖的季节还有一个月左右,帝企鹅们正处在无聊的漫长等待中,等待海冰冻结成百公里厚的“冰陆地”。背景中陆地就在几公里外,海冰裂开的水道还游弋着一头罗斯?;⒕??;婕蚪?,几何构图形成视觉上的延伸效果,留下几多回味。

        3 夕阳下的印度野驴(亚洲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时间:2019年4月
        地点:印度小卡奇盐沼
        器材:Canon 5D MarkIV EF600mmf/4L IS III (F4,ISO1250,1/640)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        印度,其实我的目标是孟加拉虎,然而,却让一群野驴抢了风头。虽然孟加拉虎如愿以偿拍到了,几乎每场Safari都可以遇见,却没有一张中意的片子。倒是在西北部的小卡奇盐沼,偶遇亚洲野驴的南亚亚种。这种野驴的珍稀程度不亚于孟加拉虎,近几十年来急剧减少,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濒临灭绝的动物,仅剩两千多头。我在干旱的盐沼上追踪一群野驴,夕阳如一个巨大的火球,它们犹如火球下的一个传奇,而我有幸见证了这一刻。顺便说下,这是我第一次使用新的佳能600定焦三代,分量轻了不少,色彩真实自然,画质细腻,很适合女性摄影师。

        4 大象营地前的非洲野犬(非洲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时间:2019年6月
        地点:博茨瓦纳.乔贝国家公园
        器材:Canon 7D MarkII EF24-70mm f2.8L II(F4.5,ISO640,1/800)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        这是博茨瓦纳旅行中最富有戏剧性的一幕,清晨我们追踪一群非洲野犬驰骋在乔贝国家公园中。追着追着竟然来到了我们下榻的Belmond大象营地前的水坑,原来它们到家门口来饮水了,这个角度很适合做酒店的宣传照了。非洲野犬从一百年前的百万只锐减到现在的6000只左右,仅存于肯尼亚、坦桑尼亚、南非、博茨瓦纳、赞比亚和津巴布韦六个国家,以南部非洲最多,其它地方难觅踪迹,被认为是全球面临最大绝种?;娜馐扯?,比狮子和花豹珍稀许多。有幸目睹非洲野犬这样高智慧的顶级掠食者狩猎、玩耍、饮水和休息,应该是这次旅行中最大的收获。

        5 座头鲸的飞跃(非洲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时间:2019年7月
        地点:马达加斯加圣玛丽岛
        器材:Canon 5D Mark IV EF100-400mm二代(F5.6,ISO120,1/2000)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        再也没有比抓拍下海洋之王近在咫尺跃出水面更令摄影师振奋的了。在对的时间、对的地点,机会都是留给有备而来的人。过去七年中二十余次极地航行,对于鲸这样的海洋生物越来越熟悉;加上近两、三年没少“打鸟”,充分锻炼了手持长焦镜头的抓拍能力。今年我决定尝试难度更大的抓拍座头鲸“背飞”。选择了马达加斯加的圣玛丽岛,这里是座头鲸洄游的繁殖地。求偶季节,鲸会经常跃出海面,拍摄机会大大增加。但由于方位不定,跃出水面的瞬间在三秒之内,挑战摄影师的就是专注和手眼配合,还要在风浪中摇晃得厉害的船上保持稳定。我采用的方式就是设置好数据,半按对焦,随时准备举起相机。当这头年轻的座头鲸在船右前方跃出时,直冲着我们的船背飞出水,大翅伸向天空,威武震撼。由于距离太近,差点爆框。

        6 月夜魅影(非洲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时间:2019年5月
        地点:马达加斯加潘家兰运河
        器材:Canon 7D MarkII EF24-70mm f2.8L II (F2.8,ISO1600,1/100)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        即将灭绝的珍稀物种一向是生态摄影师关注的重点,指狐猴恐怕是我拍到过的最鬼魅的野生动物了,全球不到五百只。夜行动物本来就难拍,更不要说非洲岛国上这种鲜为人见的狐猴了。好在位于潘家兰运河上的一座小岛成为了野生指狐猴的?;で?。在向导带领下,我在皎洁的月光下登岛,来到指狐猴经常出没的树林中。虽然之前在BBC纪录片中见过,但当它在手电筒光束下露出真容的那一刻,我还是感到震惊:体型比想象中大得多,一张惨白的面孔,像蝙蝠一般的巨大扇风耳,拖着条比身子还长的大尾巴,诡异的超长中指,是其它手指长度的三倍??雌鹄此朴牧?,其实性情温和、柔弱,我仅与它相处了十分钟,便喜欢上了这个幽灵。幸好手电筒的光束较强,距离近,感光度1600便可以拍摄下清晰的影像,噪点可接受,指狐猴的表情也很呆萌,愿这个物种一切安好!

        7 孤独的“马克.罗尼国王”(亚南极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时间:2019年10月
        地点:??死既旱?桑德斯岛
        器材:Canon 5D Mark IV EF16-35mm f2.8L III (F11,ISO200,1/200)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        风雨中,桑德斯岛上的Neck湾,我爬上山坡来到跳岩企鹅的栖息地。一个有趣的现象:每年同一只马克.罗尼企鹅都会“走错门”,繁殖季上岸混迹在跳岩企鹅中间。相比黄色簇羽位于耳边的跳岩企鹅,马克罗尼企鹅头戴的“金冠”让它看起来更像个“国王”,体型也更大。然而,这只是一个孤独的王者,几乎没有可能找到伴侣。继我在去年航行登陆此地发现它之后,今年又遇见了。于是打算好好拍下,不断尝试各种角度,终于耐心等待它登上石头,傲视众企鹅之际,悄悄绕到它身后,用广角镜头拍下,背景是大海和跳岩企鹅栖息地,主角突出,尤其是头顶的“皇冠”。这类戏剧性的情节也是拍摄企鹅的一个手法,当然,首先你要找到有趣的故事点。

        8 巨獭的午餐(南美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时间:2019年11月
        地点:巴西潘塔纳尔湿地
        器材:Canon 7D MarkII EF 100-400mm f/4.5-5.6L IS II USM
        (F5.6,ISO1600,1/400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        巴西潘塔纳尔之行,恰逢雨季刚刚开始,库亚巴河的水位涨了不少,水草丰美的季节来了。仅见于南美热带雨林和湿地的巨水獭是这里的主人,它们体长近两米,群居生活,有着锋利的牙齿和爪子,性情凶猛,甚至不畏美洲豹和凯门鳄,有“河狼”的绰号。巨水獭是捕措河鱼的高手,这个时间有不少出生才两、三个月的小巨獭,巨水獭不停带着鱼回巢喂宝宝。这只巨獭正在专心吃鱼,我们的船停在距离它二十米不到的地方,看着它手捧鲜鱼狼吞虎咽。水獭皮是毛皮之王,从17世纪末开始被大量捕杀。加上近代热带雨林的开发、过度捕鱼、及水陆污染等因素,巨水獭的分布范围正急剧萎缩,在乌拉圭和阿根廷都已绝迹,目前属于濒危状态。

        9 美洲豹的窥视(南美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时间:2018年11月
        地点:巴西潘塔纳尔湿地
        器材:Canon 7D MarkII EF100-400mm二代(F5.6,ISO640,1/1000)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        库亚巴河,年轻的美洲豹兄弟在河边忙碌着,我们赶到的时候,弟弟还在河岸聚精会神抓鱼,不慌不忙将一条大鲶鱼赶到浅水区,由于背对着我们,只能看到它用爪子捣鼓了几下,便叼着鱼转身跳上堤岸。这张图片正是它口中衔着鱼,扭头的瞬间,看起来像是在窥视我们,捕食环境交代清楚,画面色彩和谐,虽然美洲豹的形象并不完整,反而留下想象空间。

        10 科莫多龙的“友谊”(亚洲)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时间:2019年12月
        地点:印尼科莫多国家公园.林卡岛
        器材:Canon5D Mark IV EF100-400mm二代(F5.6,ISO500,1/500)

        摄影师手记:
        2019年底,因担心科莫多岛在次年关闭,我临时决定前往印尼拍摄地球上现存体型最大、最强壮,被世人敬畏地称为“科莫多龙”的巨蜥。身形巨大,外貌可怖,又能分泌毒液,还噬同类,都给它笼罩上一层恐怖色彩。这张图片中三头科莫多巨蜥聚在一起,频繁吐出分叉的长舌头。与蛇信子有异曲同工之妙:舌头上密布灵敏的感应细胞,犹如雷达天线,专门收集空气中气味的化学分子,可以准确判断猎物的类别和方位,甚至嗅到两公里以外的血腥和腐肉气味?;蛐碚庖彩撬侵浣涣鞯摹肮ぞ摺??作为冷血动物,它们常常单独活动,如此“友爱温馨”的场景实属少见,这三条“龙”体型相当也是一个原因,它们有吞噬弱小同类的习性。

          综上所述,可以看到,2019年的生态摄影中,“生境”依然是放在第一位的,如何生动展示栖息环境中动物的状态,需要摄影师细心观察,择机行事。器材方面,长焦镜头并非唯一的选择,中焦(24-70)和广角(16-35)都有不错的表现,一个好的生态摄影师应该熟悉掌握不同焦段的镜头。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
        2019年,那些隐秘世界的生灵

        0

       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    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  发评论

          发评论

      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  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  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      10bet网址_10bet官网亚洲版_十博体育_十博体育官网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