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rp id="8b2j5"></rp>
  • <li id="8b2j5"><acronym id="8b2j5"><u id="8b2j5"></u></acronym></li>

  • <button id="8b2j5"><object id="8b2j5"><input id="8b2j5"></input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em id="8b2j5"></em>
    1. <rp id="8b2j5"><object id="8b2j5"></object></rp>
      加载中…
      个人资料
      作家岳南
      作家岳南 新浪个人认证
      • 博客等级:
      • 博客积分:0
      • 博客访问:14,970,507
      • 关注人气:12,751
    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  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    • 荣誉徽章:
      相关博文
      推荐博文
      正文 字体大?。?a href="javascript:;" onclick="changeFontSize(2);return false;">大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(2019-12-26 11:49:22)
      标签:

      文化

      历史

      远征军

      诗人

      穆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穆旦参军前在昆明留影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作者:岳南

         

             抗日战争爆发后,陆续有学生投笔从戎,奔赴各地战场与敌人拼杀。但纵揽抗战八年,校园内声势浩大的青年学生从军热潮共有两次。一次是1942年底到1943年上半年;第二次就是日本军队打到贵州独山之后的1944年下半年。

          第一次大规模学生参军的背景是:1941年底,日寇继珍珠港事件在太平洋暂时得手后,又以精锐师团横扫东南亚,英美军队望风披靡。1942年1月,日军大举进攻缅甸,势如破竹,缅印战场告急,中国唯一一条通往外部的交通命脉面临被切断的危险。在英美两国元首的建议下,中国政府于1942年2月以杜聿明第五军,甘丽初第六军,张轸第六十六军和第三十六师编组为中国远征军入缅甸,与驻缅英军协同作战,以第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为司令长官,杜聿明为副司令长官,并由中国战区参谋长、美国人乔·史迪威任总指挥官。3月8日,日军精锐师团抢先攻陷缅甸仰光之后的第四天,即3月12日,英国政府急电蒋介石,请求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。成立不久的10万远征军在罗卓英、杜聿明率领下,仓促开赴缅甸战场,迎击猖狂扑来之敌,抗战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在境外打击侵略者的序幕由此拉开。远征军以劣势装备之单兵种——陆军(机械化部队仅装备一个师),在缅甸战场同优势装备的日本陆、海、空三军联合兵种展开了殊死较量。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中国远征军渡河进入缅甸境内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  中日激战缅甸丛林

        

             中国远征军的先头部队第五军戴安澜师长率领的第二百师在同古(现缅甸东吁,或译东瓜)与日军第五十五师团遭遇。狭路相逢,大战随之展开,自3月18日正式交火,中日双方皆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,死打硬拼,战事越演越烈,一时呈胶着状态,难决胜负。据时为中国远征军总指挥部参谋王楚英回忆:“刚刚入缅的远征军第二百师就在距仰光50公里的同古城与日军交火,在没有空军支援的情况下,(200师)以集束炸弹、汽油瓶同数倍与己的日军血战,顶住了日军12天的猛攻,歼敌近5000人?!闭獯握蕉肥侵泄墩骶朊逯笥龅降牡谝怀〈蟮恼绞?。当时国内战局已进入中日相持阶段,战争进行得异常艰苦,国内急需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。而国际上,盟军的处境亦非常艰难,同样需要中国军队在缅甸拖住日本,避免其抽师调兵进入其它战场,打乱战略计划。在这样一种背景下,同古之战的局势意味着中国远征军将是日军强有力的克星。遗憾的是,在连续予敌以重创后,由于中美英三国在缅甸的战略目标上不甚一致,统帅部对曼德勒会战估计错误,远征军内部指挥系统不够统一,致使中国军队陷入被动,补给断绝,最终导致功败垂成。杜聿明不顾史迪威的反对,毅然命令该师放弃同古,于30日佛晓渡河撤退转移。中国远军的首次战役,就这样铩羽而归。

          至4月底,中国远征军东路力战不支,被迫分两路向国内和印度境内撤退。因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向导,撤退军队在茫茫的热带雨林中迷失了方向。远征军所属第五军军部、第二十二师及第六军所属新三十八师共几万人,在日军尾随其后,穷追不舍的情形下,杜聿明、戴安澜等将领被迫率部翻越气环境极度恶劣的野人山。经过九死一生,残部终于撤往印度与滇西。此后,这支部队被纳入盟军国际战场。而在此之前,孙立人率领新三十八师经过长途跋涉,进入印度。后来,根据蒋介石的命令,这支部队同国内新来的青年军一起被整编为中国驻印度远征军,简称“驻印军”。由于战事失利,原中国远征军正副总司令罗卓英、杜聿明被撤免召回国内,由美国人史迪威将军和中国将领、黄埔一期出身的郑洞国接替指挥。当时英美的先进武器和机械化设备陆续赶运至印缅战场,为适应盟军作战需要,史迪威、郑洞国两将军,要求中国国民政府迅速征集一批会英语,懂机械化设备和先进武器的青年学生入伍,空运到印度兰姆伽训练基地接受战前训练。与此同时,由于美国空军部队如陈纳德将军率领的著名的飞虎队等来华助战,在桂林、昆明等后方相继设立基地,亟需大批翻译人员与懂机械化设备的后勤人才,开始在西南各高校动员学生入伍。一大批学生纷纷响应,投笔从戎,来到空军基地从事各种服务性工作。包括西南联大常委梅贻琦女儿在内的一大批青年学生,就是这个时候离开联大投奔到昆明空军基地服务的——这是第一次高校学生从军的历史背景。

          第二次参军的学生在接受短期训后,随着抗日战争胜利的接踵而至,号称10万之众的青年军在一片混乱的啸叫声中,以虎头蛇尾的形态宣布解散,在抗日战争历史上,没有留下任何值得一提的战绩。只是蒋经国却借此机会一跃杀入国民党军队的高级领导层,为日后荣登“大位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        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,在全国高校中,除学生之外,还有部分青年教师自愿报名应征入伍。在所有参军的青年教师、学生队伍中,后来被外界广为所知的典型代表人物中,就有以诗文名世的西南联大外文系青年教师穆旦。

          穆旦,原名查良铮,生于天津,出身浙江宁海查氏家族。海宁查氏原籍安徽婺源,系出春秋查子,以地为氏。元至正十七年(1357年),查瑜因避兵乱迁居海宁袁花镇创业持家,渐逐发达。至明明代已创立显业,为江南显赫世家,家道中兴几百年长久不衰。自第三世,分南、北、小等三支,明中期至清以来属著名“文宦之家”。明代查约、查秉彝、查继佐,清代查慎行、查嗣僳、查升、查揆等皆著名文人学者,皆出于该家族。清康熙皇帝南巡时,曾在其宗祠外门联上御赐“唐宋以来巨族,江南有数人家”佳句,以示褒奖。及近现代著名人士查人伟、查猛济、查济民、查良钊、查良鉴、查良铮、查良镛等均为其族人。就世俗名气的大小而言,海内外华人知道更多的是后来名满天下的武侠小说家金庸(查良镛),穆旦与金庸为同族的叔伯兄弟,二人都是“良”字辈,名字都带金字旁,且二人后来所取的笔名也有相似的讲究。查良铮拆“查”字为木旦——穆旦;查良镛,拆“镛”为金庸。金庸的母亲是徐志摩的堂妹,徐与这对同族的查氏兄弟属于兼亲带故的小同乡。金庸在1975年出版的《书剑恩仇录》后记中写道:“我是浙江海宁人?!D谇宄笔粲诤贾莞?,是个滨海小县,只以海潮出名。近代著名人物有王国维、蒋百里、徐志摩等,他们的性格中都有一些忧郁色调和悲剧意味,也都带着几分不合时宜的执拗?!D怀鑫淙?,即使是军事家蒋百里,也只会讲武,不会动武?!苯鹩蛊渌?,大体不差,无论是王、蒋、徐乃至穆旦的人生,皆充满了悲剧意味。就人生的潇洒超脱而言,可能只有金大侠在乱世中左右逢缘,为海宁的“侠之大者”,无论是性格与人生际遇都没有前几位耆宿名流那样忧郁与悲凉。

          1935年,穆旦自天津考入清华大学地质系,半年后改读外文系。读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,并有《流浪人》、《古墙》等问世。1937年抗战爆发后,穆旦于这年10月随清华师生长途跋涉到长沙临时大学,未久又跟随闻一多、曾昭抡等师生横贯湘黔滇三省,跋涉三千里到达云南昆明西南联合大学。在联大读书期间,受朱自清、闻一多、冯至、卞之琳,以及英籍的威廉·燕卜荪等一大批著名教授、诗人指导和影响,开始阅读艾略特、奥登等外国诗人的作品,系统地接触英国现代诗歌和诗歌理论,找到了“当代的敏感”与眼下的现实相结合的道路,诗歌创作发生了飞跃式变化,渐逐成熟。1940年,穆旦由西南联大外文系毕业,留校任助教。其间他的一位族兄查良钊(1897—1982)正出任西南联大师范学院教授兼联大训导长。查良钊系浙江海宁出生,芝加哥大学哲学学士,后入哥伦比亚大学二年肄业。1922年回国,身栖学政两界,历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、教务长,河南大学校长,河南教育厅长等职。在联大任训导长期间,对著名的“一二·一”惨案及学潮的处理出力甚多??拐绞だ?,任昆明师范学院院长。1948年赴印度出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人教育会议,后于德里大学中央教育研究所任客座教授。1954年去台湾。曾任台湾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及训导长,兼台大侨生辅导委员会主任委员20年。终老台湾。后人每提及查良铮,往往与长他21岁的查良钊混淆。其实在联大时查良铮仅是一位年轻的青年助教,在教授中间没有地位,至少远没有他的族兄、声名显赫的查良钊引人瞩目,如果翻一翻那个时期的梅贻琦日记,查良钊的名字不断出现并有若干细节记录在案。查良铮只是以穆旦为笔名的诗歌在青年学生中闻名,在这期间他于香港的《大公报》文艺副刊和昆明的《文聚》等报刊,连续发表了《合唱》、《防空洞里的抒情诗》、《从空虚到充实》、《赞美》、《诗八首》等具有代表性的作品,震动文坛,一时成为国内诗坛上耀眼的明星。20世纪80年代之后,穆旦被许多现代文学专家推为现代诗歌第一人,而金庸更被誉为现代武侠小说的开山鼻祖,在全世界拥有亿万“金迷”,这对兄弟,文名可说皆超过了他们的任何一位兄长及祖辈。

           1942年2月,24岁的穆旦响应国民政府青年知识分子入伍的号召,以助教的身份报名参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远征军,在副总司令杜聿明兼任军长的第5军司令部,以中校翻译官的身份随军进入缅甸抗日战场。

          当第二百师撤退后,杜聿明鉴于东瓜被围的教训,制定了“利用隘路预设纵深阵地,逐次抗击优势敌人攻击”的战术。这就是中国抗战史上著名的斯瓦逐次阻击战。3月30日晚,杜聿明命令新23师在斯瓦河南北岸构筑数个梯形阵地,两侧埋伏阻击兵,正面埋伏地雷,新23师采用此战术,运用灵活,虚虚实实,与日军五个联队激战十二个波次之多,敌人每前进一步,都要以人员、装备极大消耗为代价,我军达到了以少胜多的目的,成为抗战史上一罕见的战例。
          这年4月,由于罗卓英的错误指挥,致使日军攻占了棠吉,从西南面截断了远征军的大后方。从此,远征军走上了惨败境地。

          这年5月到9月,青年中校翻译官穆旦亲历了中国远征军与日军血战及随后的“滇缅大撤退”,第五军回国经过之处,都是崇山峻岭,人烟稀少的地方,补给困难,蚊蚁成群,蚂蝗吸血,沿途官兵,死亡相继,尸骨暴野。经历了震惊中外的野人山战役,于遮天蔽日的热带雨林穿山越岭,扶病前行,杜聿明本人也感染重病,几乎丧命??俺乒竦尘泳⒌牡?军出征时有兵力42000人,战斗死亡人数为7300人,而撤退死亡人数竟达14700人,其悲惨之状令人目不忍睹。最后,撤退的残兵败将总算逃出了死亡之谷,活着到达了印度利多。

          对于这段泣血槌心的战斗经历,回到昆明西南联大的穆旦很少向外人提及,他只对自己的恩师吴宓作了详述,深为惊骇感动的吴宓在日记中写下了“铮述从军的见闻经历之详情,惊心动魄,可泣可歌。不及论述……”之语。据时在西南联大外文系任教的青年诗歌理论家王佐良回忆说:“只有一次,被朋友们逼得没有办法了,他才说了一点,而就是那次,他也只说到他对于大地的惧怕,原始的雨,森林里奇异的,看了使人害病的草木怒长,而在繁茂的绿叶之间却是那些走在他前面的人的腐烂的尸身,也许就是他的朋友们?!焙罄?,王佐良通过与穆旦多次接触交谈所得的资料,写出了《一个中国新诗人》的介绍、评论文章。借助此文,外界始对诗人穆旦在缅甸丛林里的艰难历程有所了解。王佐良在文中说:“那是一九四二年的缅甸撤退。他从事自杀性的殿后战。日本人穷追。他的马倒了地。传令兵死了。不知多少天,他给死后的战友的直瞪的眼睛追赶着。在热带的豪雨里,他的腿肿了。疲倦得从来没有想到人能够这样疲倦,放逐在时间——几乎还在空间——之外,阿萨密的森林的阴暗和寂静一天比一天沉重了,更不能支持了,带着一种致命性的痢疾,让蚂蟥和大得可怕的蚊子咬着,而在这一切之上,是叫人发疯的饥饿。他曾经一次断粮达八日之久。但是这个二十四岁的年轻人在五个月的失踪之后,结果是拖了他的身体到达印度?!?/FONT>

          王佐良所说的“失踪”,即穆旦跟随的这支部队已与军部的指挥系统和兄弟部队失去联系,独自在茫茫如海的热带雨林中穿行。据杜聿明将军回忆:“原始森林内潮湿特甚,蚂蝗、蚊虫以及千奇百怪的小巴虫到处皆是,蚂蝗叮咬,破伤风病随之而来,疟疾、回归热及其它传染病也大为流行……一个发高烧的人一经昏迷不醒,加上蚂蝗吸血,蚂蚁啃啮,大雨侵蚀冲洗,数小时内即变为白骨。官兵死伤累累,前后相继,沿途白骨遍野,惨绝人寰,令人触目惊心?!本菅д吒晔逖撬担骸罢飧鍪焙蛴幸患苊谰难猜呋⑾至松掷锿氛庑┚闹泄慷?,于是派了很多运输机投下大量的物资,然后还空投了几个勇敢的联络官,这些联络官就带着这些中国部队走出了野人山?!?/FONT>

       

         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杜聿明(左二)指挥部队进攻日军

       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国远征军进入缅甸野人山丛林,厄运由此开始。

       

                  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远征军牺牲的戴安澜将军发行的纪念邮票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   据统计,中国远征军入缅参战的总兵力约有10万人,伤亡为6.1万人,其中约5万人死在了野人山。首次与敌在同古交火的第二百师师长戴安澜、九十六师副师长胡义宾、团长柳树人和凌则民等在撤退途中牺牲。在与日军正式作战中,中国远征军未损失一名团长以上军官,而在撤退中竟连损四员。无数没有倒在日军枪炮下的中国远征军将士,却倒在了茫茫不见尽头的原始丛林,野人山也因此有了“10万军魂”的传说,成了中国抗日军人在正面战场上演出的一幕最惨烈的悲剧……。

             踏着堆堆白骨侥幸逃出野人山回到昆明西南联大的青年穆旦,日夜感受着死去的战友直瞪的眼睛追赶着自己的灵魂。在痛苦与哀伤中,他以诗人的激情,创作了中国现代主义诗歌史上著名的诗篇——《森林之魅——祭胡康河上的白骨》,展示了战争、战争中人的命运和诗人的深层思考: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 人说—— 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开文明,是离开了众多的敌人,
           在青苔藤蔓间,在百年的枯叶上,
           死去了世间的声音。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 森林回应——

           欢迎你来,把血肉脱尽。


            人说——

            是什么声音呼唤?有什么东西
           忽然躲避我?在绿叶后面
           它露出眼睛,向我注视,我移动
           它轻轻跟随。黑夜带来它嫉妒的沉默
           贴近我全身。而树和树织成的网
           压住我的呼吸,隔去我享有的天空!
           是饥饿的空间,低语又飞旋,
           象多智的灵魂,使我渐渐明白
           它的要求温柔而邪恶,它散布
           疾病和绝望,和憩静,要我依从。
           在横倒的大树旁,在腐烂的叶上,
           绿色的毒,你瘫痪了我的血肉和深心。

       

         在诗的最后一段“祭歌”中,诗人穆旦饱醮一腔热血与激情,吟道: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      在阴暗的树下,在急流的水边,
             逝去的六月和七月,在无人的山间,
             你们的身体还挣扎着想要回返,
             而无名的野花已在头上开满。

             那刻骨的饥饿,那山洪的冲击,
             那毒虫的啮咬和痛楚的夜晚,
             你们受不了要向人讲述,
             如今却是欣欣的树木把一切遗忘。

             过去的是你们对死的抗争,
             你们死去为了要活的人们的生存,
             那白热的纷争还没有停止,
             你们却在森林的周期内,不再听闻。

             静静的,在那被遗忘的山坡上,
             还下着密雨,还吹着细风,
             没有人知道历史曾在此走过,
             留下了英灵化入树干而滋生。

             这篇引起国内广泛传诵和强烈震撼的光辉诗篇,被誉为中国现代诗史上直面战争与死亡,歌颂生命与永恒的伟大的里程碑式的代表作,此作收入穆旦1945年在昆明文聚社出版的诗集《探险队》中。稍后,诗人又创作了纪念远征军苦难历程与不屈精神的《阻滞的路》、《活下去》等具有鲜明时代特点和永恒艺术价值的优秀作品。

          1948年,穆旦在FAO(联合国世界粮农组织救济署)和美国新闻处工作过一个短暂的时期,同年8月,去美国芝加哥大学研究生院攻读英美文学,1951年获得文学硕士学位。1952年,由美国诗人休·克里克莫尔主编的纽约版《世界名诗库(公元前2600—公元1950年)》,选入了他的两首作品,入选的中国诗人仅穆旦与何其芳二人。这年,穆旦收到了台湾大学的邀请函,邀其至台大任教。但他谢绝了对方的盛情,执意回归山河已经改色的中国大陆。1953年初,穆旦与妻子、芝加哥大学植物学博士周与良一起由美国回到天津,自5月起任南开大学外文系副教授,妻周与良同时被聘为该校生物系副教授。

          作为诗人、学者的穆旦四十年代从缅甸热带雨林“野人山”逃了出来,想不到却逃不过五十年代红色中国政治风暴的“洗礼”。1954年因他曾参加过“中国远征军”的历史而被列为“审查对象”,归为需要“专政”的异类。随着“审查”不断深入,诗人穆旦陷入了再也逃脱不掉的由政治壁垒构成的深山大泽,1958年被“定”为“历史反革命分子”,降职降薪,逐出课堂,强迫在南开大学图书馆和洗澡堂接受管制,监督劳动,从此失去了写作和发表作品的权利?!拔母铩笨己?,又因“中国远征军”问题,正式由南开人民法院宣布为“历史反革命”和“接受机关管制”的“罪犯”。家室被抄,本人被关进“牛棚”强制劳动改造,妻子儿女扫地出门,并不断随其陪绑、陪斗。自此,作为诗人的穆旦被迫从诗坛上销声匿迹,转而于夜深人静时,戴着沉重的“钢盔”伏于斗室潜心于外国诗歌的翻译。十几年的默默劳作,他向世人奉献了拜伦、普希金、雪莱、济慈、艾略特、奥登等诗人的作品译著二十多部。1975年,在"文革"结束前夕,随着政治风暴的式微,停止写作多年的穆旦,心中郁积已久的诗情在乱世风云中再次得到了喷射,他一口气创作了《智慧之歌》、《停电之后》、《冬》等近30首作品,其中《神的变形》以“诗剧”的形式,通过“神、魔、权、人”四个人物的戏剧性冲突,展示了一个寓言式的人类悲喜剧,充满苦涩的智慧,表达了“中国知识分子的受折磨而又折磨人的心情”,这个诗剧是他在生命的晚期对人生命运的回顾和总结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,可惜这最后的辉煌太过于短暂,由于身心长期受到的摧残和折磨,“一颗星亮在天边”(诗评家谢冕语)的诗人、诗歌翻译家穆旦,于1977年2月26日含冤去世,时年59岁。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72年,“文革”告一段落,穆旦夫妇合影于天津,

        纪念熬过了重重磨难,终于死里逃生。

        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1953年至1958年出版的穆旦(查良铮)译文书影

       

             死前,穆旦在一篇叫做《尽头》的诗中道出了自己的内心独白

             而如今突然面对坟墓,

             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四顾,

             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,

             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。

             这才知道我全部的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生活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[注:本文采自《南渡北归》2019加图表印刷本,有改动。]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《南渡北归》最新版,2019尾牙,赠送

              赠送:藏书票、图表。

      点击--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当当:《南渡北归》,未删减版。限量。5折。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南渡北归》三部曲,全新,增订版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京东:《南渡北归》三卷本,作者签名版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 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   大学与大师

            二十世纪中国教育史上黄金时代与真正的传奇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 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远征军与诗人穆旦

      详细:点击查看——  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 当当: 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       京东:《大学与大师——清华校长梅贻琦传》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
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 

      0

     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  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      发评论

        发评论

    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      

    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   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

        10bet网址_10bet官网亚洲版_十博体育_十博体育官网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}| {10BET}| {10bo}| {10bet官网亚洲版}| {十博官网亚洲版}| {10bo官网亚洲版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 {10bo体育}| {10bet体育}| {十博体育}|